您好!歡迎訪問臺州網絡公司--搜商網絡(sinacao.com),本公司專業網站建設,域名注冊,網站托管等服務!
現在位置:臺州搜商網絡公司-臺州網絡公司,臨海網絡公司,黃巖網絡公司,路橋網絡公司,玉環網絡公司,天臺網絡公司,仙居網絡公司,三門網絡公司,椒江網絡公司 > 公司新聞 > 正文

服務與產品

《數據之魅》--搜商網絡談

    

不少程序員和企業在談論與開發云存儲和數據保護方面的技術,在當下和今后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,深感數據安全和開發利用,都具有極端重要的作用。

譬如,銀行、醫院的數據安全,就關系到日常營業的正常維系,儲戶與病人的信息,在計算機系統里是須臾不能丟失的,否則就會取不了錢、看不成病。如果造成大面積的數據丟失,涉及的

人數比較多,帶來的后果就更嚴重了,說不定會產生局部的社會恐慌。因此,在我看來,這些聯接千家萬戶、公共性質明顯的單位,數據庫建設與備份,十分要緊。而他現在供職的公司,就

是為諸如此類的單位,開發保障數據安全的軟件產品,尋求解決方案提供專業服務的。

數據庫的建設,對一個單位而言,無疑是一項基礎性工作,是核心競爭力的體現。一個完備的數據庫,至少能讓員工有效率地干活。上周碰到的一個很簡單的事例,足以說明這一點。一位同

事為尋找前些年發表在報紙上的一篇文章,因為那幾天數字報因故缺失,他在網上和單位的數據庫里檢索不到,只好花力氣翻找報紙,再拿去復印。這種“笨”辦法,是“被落伍”的表現。事實上

,現代傳媒,尤其是平面媒體,只有建立完善強大的數據庫,才能把新聞信息產品做得富有歷史感、立體感。

4月11日出版的《南方周末》有一篇報道題為《數據就是生產力》,將數據的重要性強調至無以復加的地步。文章稱,“在信息社會,數據將成為核心資源,就像農業時代的土地、工業時代的能

源”,“大數據其實最核心的不在于‘數’,而在于‘大’和‘據’,所謂的‘大’,是指數據積累到一定的量級;而‘據’,就是找出論據,為企業決策做參考”。讀了這篇報道,我的體悟是,數字時代,我們每

時每刻積累的工作生活經驗,被轉化為數據,儲存在計算機和互聯網上,是可以被用來分析和開發的,藉此可以找到人類通往自由王國的有規律的捷徑。

傳統的影視作品,一般都由影視公司或電視臺,找來劇本、導演,進行拍攝、制作。但今天一種全新的影視作品生產方式,以令人瞠目的姿態登場了。美國有家叫Netflix(類似于中國的土豆和

優酷)在線視頻播放網站,用戶每天產生高達三千多萬個行為,如收藏、推薦、回放、暫停等,這些都被該網站轉化成代碼,當作內容生產的元素記錄下來。早些年,這些數據被用來進行精

準推薦。隨著數據挖掘技術的日漸成熟,Netflix開始將其用于倒推前臺的影片生產。他們從日積月累的數據中,分析出受眾的愛好,再決定拍什么,怎么拍。一部當下最火爆的電視連續劇《紙

牌屋》,就是這家網站建立在數據分析基礎上的自制劇。

信息時代,人們在互聯網上每時每刻產生新的數據,這些海量的數據,構成了人類難以忘卻的記憶。哪怕在微博、微信等社交媒體上的“片言只語”,也是有商業與社會價值的數據。數據專家運

用特定的軟件,通過排名算法和語意分析法,對其進行分類、梳理,可以大致捉摸到不同消費群體的價值取向,進而為商家推出滿足他們需求的物質與精神產品提供決策參考。

隨著基于數字技術的全媒體快速發展,信息生成和傳播的自主性和交互性,正成為現代社會的一個重要特征。被過量信息裹挾的人們,一方面擁有比以往多得多的選擇機會,另一方面彼此影

響加深而行為“趨同”。這為通過數據分析尋找某些規律性的東西,提供了可能。美國有個叫維克托·邁爾·舍恩伯格的人,寫了一本《大數據時代》,洞見到在即將到來的大數據時代,人們放棄

對因果關系的渴求而關注相關關系。換言之,很多時候,只要知道“是什么”,而不需要知道“為什么”,只要知道某些事物之間有關系就夠了。事實也許的確是這樣的:當某個影視歌或體育明星

代言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產品時,后者極可能賣得火。我們只看到由此及彼的聯系,卻很難(也用不著)深究個中原因。數據的魅力,在于讓我們簡單地生活。
 

日韩中文字幕在线